咸丰文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文苑天地>咸丰文苑>正文

我眼中的“蓝衣战士”

稿源:    编辑:    发布时间:2020-03-27 【选择字号:

杨文迪

2020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开始,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正在经历磨难、见证历史。“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志愿者无畏“逆行”,纷纷冲向一线;全国人民一条心,共同抗击疫情。在我的家乡咸丰,也有这样一支身着蓝衣的志愿者队伍,奋战在抗“疫”一线,他们就是咸丰蓝天救援队。作为咸丰蓝天的志愿者,我义不容辞加入这场“战役”,与兄弟姐妹并肩作战,见证了他们的勇敢。

这个冬天真的很难,可是越难的日子,更需要我们相互扶持。蓝天救援队的消杀,是针对背街小巷等雾炮车无法到达的地方进行精细化作业,全咸丰城十几平方公里的作业面积,是靠24名队员们身背数十斤的弥雾机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作为蓝天的后方平台人员我负责消杀任务的信息回传,前方作业人员每天的作业面积、轮换次数、药剂油料用量必须统计准确、回传及时;这一个个冰冷而抽象的数字,无法描述他们的艰辛。第二轮全程消杀进行过半,队员们身心疲惫,我们几位女生心疼不已,自告奋勇背上水箱、弥雾机替换下他们,才过十几分钟,我便双肩剧痛、手臂无力、气喘吁吁,雾化的药水会落在衣服上、浸入口罩里,和汗水一起渗进嘴巴,那种味道我无法形容。但我咬牙坚持着,多坚持十分钟,他们就能多休息十分钟。

一次中途休息时,我看见一位队员帽檐上、肩膀上落下了白白的一层“灰”,在蓝色战袍的映衬下非常显眼,我伸手去拍才发现,这哪里是灰尘,而是长期接触药水,衣服已被侵染褪色!另一位队员队员,早上刚刚结束在高速公路收费站卡点的一通宵工作,立刻又赶过来瞒着大家继续参加消杀作业,休息时坐着就能睡着,才在大家的询问下说出实情;很多人的双手被机器磨出水泡,水泡磨破之后变成伤口,用创可贴贴上继续工作,药水和汗液混合刺激着伤口的疼痛我无法想象……

虽然远远不及那些奋斗在隔离病房与死神抢人的白衣战士们危险与艰辛,但我深切感受到蓝衣战士们为国家、为社会贡献自己绵薄之力的一片赤诚之心。我遇到了这一群可爱的人,他们的勇气鼓舞着我,坚定了我的信念,我愿与蓝天救援队的所有兄弟姐妹们同舟共济,并肩战斗,疫情不退,我们不退。我坚信曙光就在眼前,胜利将会属于我们每一个人。咸丰加油!湖北加油!中国加油!

【编辑:廖祖英 审核:文朝顺 总编:袁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