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丰文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文苑天地>咸丰文苑>正文

【抗疫专号·小说】抗疫小小说四篇

稿源:本站原创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20-07-28 【选择字号:

作者:刘安杰

摸 排

小区封闭后,每户发了张出入证,七天内可指定一人到超市购物。小王略一思索,就填上了自己的名字。疫情期间外出风险大,买菜购物这样的事情,怎能让家里的“主要领导”上阵呢?

王太却很郁闷,购物是女人天性的享受,这都不懂?再说,每次采买前详细写好的名目,小王有几次买得称心如意?还不是想借机上街逛逛。

这天小王接到社区任务,要到小区摸排汉返人员情况,兴匆匆告诉了女儿一声后,就急急戴上口罩,挂好工作牌出门了。听到门响,王太从厨房伸出头来:“你爸干啥去了?”

“说是很急,摸排去了。”

像什么话!仗着有张出入证,就可以反天吗?王太连手都没顾上擦,气鼓鼓地拿起手机就拨打:“无法无天了!还要这个家吗?你给我马上死回来!”

“老婆,怎么了?我正要去摸排呢!”小王接到电话,一时成了丈二和尚。

以为家里发生了什么惊天大事,小王气喘吁吁爬上楼,刚一打开门,老婆就又是一通劈头盖脸的连珠炮扫射:“我在厨房忙得八只脚不落地,你倒好,打脱就往外乱冲,还要这个家吗?皮子紧呀!”

小王捏着摸排表,一脸雾水。

“这时候,你还敢出门摸牌?不要命了?”

“老婆,我戴了口罩……”

“戴口罩就保险了?喇叭里天天在喊不准聚集打麻将!你是聋子,听不进去?”

“聚集打麻将?”小王看看手里的表,再抬眼瞧瞧老婆恼怒的脸,一下子明白过来:“老婆,是这个摸排,摸底排查,不是那个摸牌!”说完他晃了晃手中的摸排表,又做了个推牌的姿势,哈哈大笑。

王太愠色尚未消退,瞬间又尴尬地红了小脸:“滚滚滚……”

聚 餐

小王具体负责两个单元的防疫工作。最让他闹心的就是住在五单元二号的单身汉。

几次上门去摸情况,他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笑嘻嘻的嘴脸:“Yes, sir.”紧跟着飞出个飘逸的敬礼;“门外请站!就不请你喝茶,也不握你性感的小手啰,嘿嘿……”让人哭笑不得。

这不,才上四楼就又听到502在闹腾:“兄弟,好久没见面了,举杯!走一个!”这还得了,嘴巴皮子都磨起泡了,疫情期间不准聚会,不准聚餐,竟然还敢不听!

“兄弟你看,这么多下酒菜,都是你最爱吃的,别客气!哈哈……”屋内杯盏交响,显然已经进入了一个高潮,“管他什么疫情,区区病毒只敢躲在看不见的旮旯里,它算老几?你我兄弟就用杯子里的这口万能消杀水,灭了它!哈哈……”

“这段时间疫情是紧张,你是没看见社区联络员小王每次上门时那副嘴脸,紧张得都变了形,哈哈……”听见屋内竟然议论起自己来,小王收回正准备敲门的手,脸色变得更加铁青——搞个录音,一会儿看他怎么说。

“我就看不起灾难面前那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看!今日有酒有菜有兄弟,我们这就是战疫。高高端起酒杯,加油!加油!”

非得狠狠教训一番才行,小王再也听不下去,怒气冲冲地打门:“开门,开门!小区检查防疫!”

门打开了,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形象:“热烈欢迎领导检查防疫工作!嘻嘻!”

小王脸皮子都能拧出胆汁来:“防疫期间,谁都不准聚餐……”目光越过对方的身体,往屋内就是一番寻找。咦?什么人都没有。桌上除了摆了许多菜碟,还搁着一副摄像头,屏幕上,对方举着杯子,正挥舞着手跟自己打招呼呢!

告别时,小王脸上还是烫烫的,但突然就觉得那张吊儿郎当的脸,也并不是那么讨厌了。

“Yes, sir.”身后又传来俏皮的告别。

夜 守

“这段时间疫情形势特别严峻,根据指挥部和社区的要求,这一轮排查,一定要做到不漏一户不落一人。”虽说与卡点小组长没住同一栋楼,以前也不认识,但布置任务时,蒙着口罩的脸上,那双俏眼里透出的认真和严厉,让小王不敢心存一丝一毫的怠慢和松懈。

道理是很好懂的!万一漏掉的那户就有病毒携带者,万一落下的一人就是确诊病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啊。可要想弄清楚情况,也绝非易事。因为住在城市水泥方格里的人们,平时都很少往来,即使对门对户住上好多年,一般也只停留在“嗯”“啊”“回啦”的交往程度。

在家的还好说,小王上门去将身份证号、年龄、健康状况都一一记载清楚,甚至还给每个家庭成员都用手机拍了照。难点在于摸清楚不在家住户的情况。小王问邻居,查资料,总算弄了个七七八八。但其中有一户,硬像是和他打起了游击,躲起了猫猫。

邻居说,四零一好像一直有人住,也曾见到过亮灯,可小王去了四次,即使把门敲到像打炸雷,也没有人出来开门。

好在小王干工作除了勤奋,还爱动脑筋。他打电话问社区,可社区说那一片资料不健全;他询问管户籍的老同学,老同学说,我们都在卡点值守,哪里忙得过来,自己想法去。哼!雁过留声,人过留影,我就不相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小王为了弄清楚四零一的真实情况,开始下苦功。他暗暗将四零一电表、气表的使用度数记下来,第二天跑去一看,真的有度数的增长。

这下看你往哪儿跑!

第二天等到天黑,小王就一直守在楼下。除非你不进门开灯,否则今晚一定将你当场拿下!

六点,七点……十点,小王在寒冷的街道上跺着脚,口罩里的空气也慢慢变得有了些臭味儿。终于,四零一的灯刷地亮了!雪白雪白的。

守株待兔成功!小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上四楼,开始笃笃地打门:“开门,开门!社区防疫调查!”

门打开了,大大的口罩上面是卡点小组长满含不解的那双俏眼:“小王,你……”

“哦,哦……是组长,我怎么几次上门都没见到人呢?”小王一脸的尴尬和疑惑。

“呵呵,我这几天也一直在忙着排查呀!这不,刚到屋。”小组长的俏眼里氤氲着温和的笑意,“小王,对不起哟,我忙起来就忘了主动联系你……”

疫 爱

小区封闭到第四十天,王太确诊了自己的爱情:不仅是干咳发烧,而且是肺部发白,即使上呼吸机也没有救了。

这段时间,自己苦心孤诣地学做苕丸汤圆包子馒头油泼辣子面,学做红烧鲤鱼罐罐鸡油焖虾,每次都只换来老公在一旁嘲笑奚落,抖音开大了点老公还极不耐烦。

几天前,老公防疫回家,好心好意地提醒他换衣换鞋消毒,为了先脱口罩还是先洗手的细节,他竟然当着女儿面红耳赤地咆哮。王太想了三天三夜,竟然想不起,自己当初是怎么爱上这个男人的,甚至也从没收到过他的玫瑰花。于是,她平静地向老公提出了分手,并且在平台上联系好了民政局的办事窗口:疫情过后就离婚。

既然婚姻的内涵只剩下活着,为什么一定还要苟且呢?

冷战的阴云下,小王用剩饭剩菜不冷不热地囫囵了肚子,在卡点值守到晚上十一点半,回家才发现老婆在沙发上蔫蔫的,用手一摸,竟然还有点发烫。

“不用忙活了,我今天测了几次了,低烧,干咳,浑身无力。”王太脸上罩着一层死灰,“只是别让女儿知道——”说完,几滴泪珠不由自主地从脸上滑落下去。

“说什么呢!”小王没想到自己天天在外防疫,竟然会后院起火,一时也慌乱起来。妻子并没有接触汉返人员呀,封闭过后也一直宅家。可谁又说得准呢?腊月底,为准备年货,妻子可没少跑集贸市场和超市。

不行,不能乱。小王赶紧翻出一些药粒,将一杯温水塞进了老婆手里。

王太开始胡思乱想:等到明天一进医院隔离,说不定这辈子就与女儿诀别了。她甚至还不能进女儿寝室去看最后一眼,想想,泪水又啪嗒啪嗒地掉了一地。还有父母,还有好友……她甚至想到了自己葬礼的情形——没有一个人!

可恶的疫情!但小王嘴里说出的却是:“干什么呀,我还等着和你离婚呢!”王太泪水一滚落下来,他又恨不得抽自己的大嘴巴,“听说呀,即使感染上病毒,很多人都是可以自愈的呢。”

看到老婆张巴张眼的神情,小王赶紧端来盆热水,为老婆洗脚后,又用热毛巾将她周身擦拭了一番。

漫长的一夜,小王联系了当医生的老同学,又网上搜了好多条,想尽了各种办法降温,眼睛皮子都没敢合一下。直到凌晨,王太是在听了“要死死一块”的安慰后,依偎到他怀中平稳入睡的。

第二天一早,无比紧张地再测体温,王太总算恢复了正常。

“你……”王太望着眼前头发凌乱、一脸疲惫的男人,那擎在手里的体温计就像就是他胜利后高举的战刀,“都说好我们要离婚呢,你昨晚怎么还……”

“嘿嘿,你不是才上调了工资档级吗?以后还有几十年,增值呢!”老公那调侃的笑,怎么就像玫瑰花一样绚烂呢?王太又滚落下了泪珠。

活着,其实就是爱情丰厚的土壤。土壤下的种子,不经意就能开出娇艳的花。

“对不起,在等着生二宝呢!”解封后,民政局打电话来询问办离婚手续的事,王太除下口罩,笑了。

(原载《唐崖》2020夏,责任编辑:杨雪)